分类
Uncategorized

经此一疫

我发现欧美国家才是最左的,才是最讲政治的。可谓是头可断血可流,社会主义一丝一毫的治理理念都不要有。

文化基因决定了价值观,价值观抉择了生活方式。极度的捍卫自己的价值观信仰,可以看作极左。

那么我们应该捍卫一个固有的价值观,还是应该捍卫一个更好的价值观呢?或者根本问题是,我们为什么要捍卫价值观以及什么才是需要捍卫的。

“经此一疫”上的24,610条回复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