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Uncategorized

未来

未来来的太快,还颠覆了每个人的想象,好多人难以消化。于是人们退缩,选择更善良的心态对待世界,而厚黑的人全胜。厚黑又聪明的人大胜。厚是谎言,聪明是布局。

做人不能太膨胀,更何况太贪心太狂妄,宁可阴一点可能也稳一点,否则再大的蚂蚁被灭也就是一跺脚的事情。

现在就是未来,现在做的就是未来得的。

分类
Uncategorized

经此一疫

我发现欧美国家才是最左的,才是最讲政治的。可谓是头可断血可流,社会主义一丝一毫的治理理念都不要有。

文化基因决定了价值观,价值观抉择了生活方式。极度的捍卫自己的价值观信仰,可以看作极左。

那么我们应该捍卫一个固有的价值观,还是应该捍卫一个更好的价值观呢?或者根本问题是,我们为什么要捍卫价值观以及什么才是需要捍卫的。

分类
Uncategorized

5月2 3事

借用图片,图文无关

傻大叔害怕的事情一直都是 – 被全盘否定。

决定 选择的时机很好。

王毅说 中国无意影响美国取代美国。不知道他们收到了没有。

分类
Uncategorized

听说了吗

“嘿,听说我们的领导 AI 昨天把油价杀到了负数。”

“它比我们厉害很多。”

“AI 搞出来这个创举,我们的 09 主人很是满意。”

“我们的日子更不好过了。嘘。。。它来了。”

分类
Uncategorized

人类成为奴隶

不管你是身在其中还是隔岸观火,我们见证的是我们成为了奴隶,以机器为中心的数字化世界的奴隶。我们的生活已经被机器严格的管理着、要求着、决策着,机器才是食物链的顶端存在,任何人类奴隶在这个世界里都无足轻重。

机器通过数字,在每一个空间里萌发,在世界里紧密重叠牢牢的连在一起。它们在你身边的每一个角度里都满满的存在着,它们成为所有人类文明的共同信仰,它们剥削着人类,加速着人类走向疯狂和灭亡。

分类
Uncategorized

Want some?

再强调一次,傻大叔逻辑简单,行动专注,实力有限,不做亏本买卖。最佳方案是拉上三哥进朋友圈,把不太重要的事情停掉。他就是这么做的,而且很快。

别人的事情也就闲扯一下,自己的日子好不好才是真的。封闭了一个多月了,还没看到尽头。这两天做了一个短期计划,比较刺激,打起精神做成功!

比起小时候 – 姑且叫 20 多岁小时候,牵挂多了,信心少了,所以说过去曾经苍老。但是其实人心中的自我是没有年龄的。这个自我应该是自己本来的希望的样子,一直年轻的,只要自己愿意,所以我真的内心活跃了起来,风华正茂了。

所以我做了“刺激”的计划,而且比起以前,我更有阅历经验来实施。显然,我年轻着进步着了。

开心。

分类
Uncategorized

二三事

可好
二月题记

过去我曾苍老
如今风华正茂
谁都负重前行
不负韶华可好

傻大叔的逻辑是很简单的,行动是很专注的。实力是有限的,亏本是不干的。中国式的官腔和矫情,他是不在乎的。

在这个世界上,不喜欢你的人正如你不喜欢的人一样大有人在,你有什么必要要一个一个的激烈反应呢?矫情你就输了。

既然人家一直有釜底抽薪的选项在,那你为什么不多花时间多采集柴禾呢。既然人家一直有全面的话语权,你为什么不逐步的新建语境呢。

新建经济发展指标,新建国家实力指标,新建大学能力指标,新建与国际先进差距的指标,新建哲学思想。

别搞那么多掩盖了这无意义的人生的无意义的事,可好。

分类
Uncategorized

公共卫生法

希望能尽快看见有人牵头,编制颁布用于管理公共卫生的法律。不论在哪个国家先开始。

包括将一些日常危害公众的不卫生行为(如抽烟、吐痰),以及严重的危害行为(如发烧后不防范、故意传播),都在法律上定义清楚,明确定义为犯罪行为,以帮助人类拥有更安全的公共环境。同时也能增强大家的卫生意识,减少流行性疾病的传播。

分类
Uncategorized

行知 2020

网站搬进来新家,顺便写点新文字。

新型肺炎冲击了人类社会,社会势必会做出一些改变,借力触发的这些改变,可能会深层次的改变人类文明轨迹。新成立的应急部可能只能应急,其实有更重要的课题不知道谁会去思考解决。

说点小幸福的内容,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,心底一直魂牵梦绕的回来了,Chaos Engine,Segarace 2 回来了, 这里重新上线了。

2020 开启了, 还是有梦想,还是有冲动和企图心,还是有真情。

岁月静好人不醒
白发渐生还未停
人生自古多作恶
患难只见我真情

分类
Uncategorized

感受虚幻

我感觉到现实越来越虚幻了。

似乎无论做什么,都是确定的,可预测的,无意义的。除了肉体的感受还有真实成分。

我很久没有想过这些个问题了,昨天不晓得为什么想起,而且很想写出来。更魔幻的是,晚上随意看的一场电影,主人公看的书居然是《现实与虚无》。

这个“虚幻”的真实世界,跟我是一种什么关系呢?

“我”能离开躯体,存在于另一种地方吗?

是否还有机会,再“回来”感受真实世界呢 😉

趁还能,多体验真实世界。